首页 > 新闻中心 新闻中心

经济参考报:国有企业改革要把握“一个抓手、四个切口”

    

国务院国资委党委委员、秘书长彭华岗日前在出席清华大学“第二届国有企业改革与发展”学术论坛时表示,国有企业改革的实际工作需要理论支撑,应加强与大学和研究机构的联系及合作,国有企业改革三年行动的重点主要是围绕“一个抓手、四个切口”推进改革向纵深发展。

彭华岗表示,“一个抓手”是加强党的领导和完善公司治理相统一,完善中国特色的现代企业制度。近期,《关于中央企业在完善公司治理中加强党的领导的意见》印发,该文件既体现了党的领导,又体现了公司治理中发挥董事会的作用。其中,党委(党组)研究讨论企业的重大问题应该清单化,重大问题党委(党组)要前置研究讨论,但是并不代表前置决策,使党委真正发挥把方向、管大局、促落实作用;落实董事会职权,使董事会在定战略、作决策、防风险方面发挥作用。其次,加强董事会建设,切实提高公司治理的效果。国有独资公司外部董事要占到一半以上,保证决策的科学性。第三,国有企业实事求是地探索有效治理机制,集团公司、各级子公司、国有全资公司、国有独资公司、国有控股公司、国有绝对控股公司,国有相对控股公司都有不同的治理需求,需要探索差异化治理机制。

彭华岗介绍,切口一是提高效率,增强企业活力,形成更高质量的投入产出关系。首先是全面深化三项制度改革,要抓住经理人任期制、契约化这个“牛鼻子”,通过任期制、契约化的刚性约束,打破“铁交椅”,实现经理层的能上能下。董事会向股东负责,制定经理层指标,通过历史纵向指标和同行业的横向指标进行设定,将经营指标与薪酬挂钩,完成不好则有退出机制,通过市场机制大大激发了企业活力。其次是中长期激励机制,包括超额利润分享、股权激励、分红激励等,通过推动中长期激励机制激发基层的改革动力。第三要着重提高企业的运行质量,国资委对国有企业的考核,围绕着高质量发展提出了“两利四率”指标要求,“两利”指利润总额和净利润,“四率”指资产负债率、营业利润率、劳动生产率和研发投入强度。今年上半年,中央企业营业收入利润率同比提升3.1%,比2019年同期提升1.1个百分点,年化全员劳动生产率同比增长30.5%,中央企业经营现金流创历史同期最高水平增长139.6%,财务费用同比下降6.4%,整体资产负债率下降一个百分点。

切口二是狠抓创新,强化创新激励,在加快实现科技自立自强方面发挥支柱带动作用。中央要求国有企业要勇当原创技术策源地和现代产业链链长,国资委制定行动方案,开展相关工作,选择一批企业推动原创技术策源地和承担产业链链长,在产业链的投入中需要完善产业链的各个环节,具有很强的外部性,应该和民营企业等通力合作。二是抓“卡脖子”的关键核心技术,国有企业对一些重要的创新领域需要聚焦卡点,突出重点,进行积极攻关。三是破除制约科技创新的制度藩篱,对于科技创新机制应给尽给能给尽给。

切口三是化解风险,突出主责主业,压减管理层级,压实监管和股东责任。国有企业要坚守主责主业,严格执行中央企业投资项目负面清单,严控非主业投资比例和投向。国有企业要管好债务风险,实行分类管控,一企一策确定负债率年度目标。国有企业应压实主体责任,健全企业的内控体系,全面推行合规管理。

切口四是规范核算,在实行公益性业务分类核算、分类考核上取得重要成果,加快建立和完善国有经济统计指标体系和评价体系。在国有企业改革中,要实行公益性业务的分类核算、分类考核,要加强统一指标体系的研究,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

彭华岗说,完善国有资产监管体制,以管资本为主加强国有资产监管,国资监管体系形成“三位一体”的职能配置,“三个结合”的监管合力,“三化监管”的综合优势。“三位一体”就是指落实好中央企业出资人职责、全国国有资产监督职责、中央企业党的建设工作职责,“三个结合”就是把管资本管党建相结合,履行出资人职责与履行国资监管职责相结合,党内监督与出资人监督相结合。“三化监管”就是专业化、体系化、法制化监管体系。

彭华岗表示,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该积极稳妥深入推进,因地施策、因业施策、因企施策;宜独则独、宜控则控、宜参则参;不搞拉郎配,不搞全覆盖,不设时间表,混合所有制改革应该更多地从机制上进行搞活。

论坛在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举办,由清华大学中国现代国有企业研究院和北京水木现代国有企业研究院主办。


Baidu
sogou
Baidu
sogou